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放松心境下的一场酣战
放松心境下的一场酣战

放松心境下的一场酣战

我们常在微信畅想下一次该是什么样的场合,该如何调情,如何进入,换哪些姿势,听什么样的音乐做会更有情调。我们互相坦白了性癖好,比如我得知娇喜欢更多的前戏,喜欢做的时候对方说些粗鲁的话刺激她,喜欢对方用龟头撩拨小穴口,直到她空虚疯狂时突然插入,而我也说了些许调情助兴的嗜好,她都是极其期待,用过“别说了,我受不了了,现在就想要了”、“如果能和你放松的做一次,一定会是我这辈子最美的回忆”、“你说得我下面全是水水,床单都湿透了”等语句来表达她的兴奋,但唯有我说到我还喜欢多p,喜欢看着对方被两个以上的男人蹂躏,喜欢看着对方穴、口、菊三洞同时被大鸡巴塞满时,她变得很不高兴,一遍遍问我以前是不是这么做过,问我舍得把她献给别的男人吗。

时间就这么到了昨天(写这经历并非一天完成,昨天做完后写了一些,因有事就退了房,今天在家继续写),我们相约来到宾馆,我本是预备去药店买片伟哥助兴,可事与愿违,最终还是没买成,毕竟这将是我与娇在放松的心境下的一场酣战,我不想让娇扫兴,当娇进来的时候,我们很自然的拥吻,摸到她内裤的时候,我手一凉,竟然湿漉漉的,我疑惑地问道:“你……尿身上了?”

当然,我也非小白,也有想过那是她的淫水,但毕竟她刚进门,我们前戏还不到一分钟,且内裤那湿度虽没有拧出水来那么夸张,但整个就如洗完内裤拧完水后的那种湿度,我还从未见过哪位姑娘有如此多敏感的淫水,没想娇把头埋进被子里,轻声说道:“一知道今天要和你做爱,我就控制不住自己去想,水水就一直流不停,出门时还换过一条,你……讨厌死了。”

接下来的事,我就不多描述了,我的战斗力一般,一直抽插估计10多分钟就交货,也就是说跟她老公基本处于一个战斗力级别的,加上又没用伟哥,不过我泡良的时候基本遵循三步法,首先是言语和眼神的调情,女人对这调情完全免疫;接着就是前戏,前戏不可粗鲁,温柔和婉转,直至她难受得到达极限,用言语求我进入方止;第三步就是激战,与前戏不同,激战再不要玲香惜玉,要粗鲁勇猛,因其前戏已经到位,汁水依然充分润滑小穴,且其欲望被完全勾起,可猛插小穴大力揉捏奶子,嘴和舌头也不能闲着,吸咬舔吹,对方很快就能进入高潮。

女人的高潮一般来得慢,但去得快,高潮过后,淫水分泌会猝然减少,甚至会有干涩感,此时战斗力一般的男人也难免会有交货之危险,可拔出器具,再行前戏之事,暂缓体力,重燃战火,如此这般,让女人一次战事多回高潮也并非天方夜谭,第二次催化女人高潮的时候就要讲些技巧,通过泡良不下40人的经验,大部分女人最受不了的就是欲情故纵,落实到末端,也就是不能让其一下得到满足,拿与娇的实战来说,当娇第二次被我舔穴到开始扭动身子,握着我器具求着插入时,我依旧不会那么痛快的满足她,而是用器具蘸着她的淫水,轻轻把龟头推进,却是不满根而入,再用嘴舌调情,下跨把握尺度,用龟头进出小穴,十多下过后,娇已近抓狂,最后被憋得竟然哭了(稍后上微信聊天截图),用娇的话说是又难受又激动,我这坏蛋还又调戏她不进入,最后时机成熟,再她以为又只是浅浅一插的档口,猛然全根插入,就此一下,娇差点就爽晕过去,然后快速大力抽插,让娇体会一波快感后再来几个回合的九浅一深(九浅一深亦是欲情故纵的把戏),娇在几分钟之内就高潮两次。

此役与娇之战,在进行到50多分钟的时候(为何10多分钟的战斗力却战了50分钟而不射?当然就是如上所说的技巧,憋精!憋精乃是猛男必备技艺,眼见精气不保时,可拔出器具,埋头舔穴,即得对方赞赏,又会保存气力,一石二鸟),我也是累得大汗淋漓(娇目前还未完全放开,不愿配合其他姿势,这是我体力不济的原因之一,不过娇已承诺,下次会让我尝尝她的其他体位),娇也尝了四次高潮,娇温柔和痛惜地替我擦了汗,主动要求稍息再战,当然,她自己也已到达极限,用她的话说,就是再来一次高潮,她怕是会死在这个宾馆。于是点餐,喝水,抽烟,聊天,歇息一个小时后,和娇再次进入情况,如此这般,这次战斗耗时4个多小时,由于我战斗力实在有限,每次虽未射精,但也有残精流出,所以到了最后,器具通红刚硬,却是无多少精气可射了,娇的体力也是无法再战,虚脱的她主动含着我器具,最后一发精气再她温暖湿润的唇舌里汹涌喷出。
娇含着我精液,调皮地把我压在身下,要吻我,含糊说道要把俺的精液喂俺吃了(娇含着精液说话时,不是精液泡泡从嘴间喷出,煞是淫荡),我几经躲闪,方才躲过,最后娇咽下我精华,瘫倒在床上。

花絮 在送娇上高潮的路上,娇已完全忘记了羞耻,在我一遍遍低吼调戏下,有了这些对话
我:宝贝,我们在干什么?
娇:嗯,啊……
我:告诉我,我们在干什么?
娇:嗯……嗯……羞……
我:你不说,我不动了哦,快说!
娇:嗯……啊……在……做爱
我:做爱?又叫什么?大声告诉我,快!(快速猛抽中)
娇:啊……啊……操B,做爱又叫……啊……操B
我(停下抽插,把器具退出,唯龟头半挂小穴):宝贝,求我,大声求我
娇(一边亟不可待双手抱我屁股要求进入):坏蛋……快,操我,操我,求你了坏蛋快操我,不许你停(开始掐打我)

还有一段对话
我:宝贝,我们这是在做什么?
娇:嗯……唔……操B
我:对,操B,我是说,我们在……偷……?
娇:偷情……啊……
我:偷情刺激吗?
娇:嗯,刺激,啊……难怪那么多人喜欢偷情
我:告诉我,为什么偷情会更刺激
娇:不要……坏蛋,操我,快操我……(想用这种方式敷衍我的问题,我怎能上当?)
我(放慢抽插速度):快说,不说磨死你
娇:求你了,坏蛋,不说好不好,快操我的BB
我:那你自己说,你是骚B
娇:嗯,我是骚B,求你了,
我:再淫荡一点(之前微信里有调教过娇,说我喜欢对方如何粗口)
娇:啊,要死了,快操我,大鸡吧操我,操我,求你了,我是骚B,我是骚货,
关于偷情之事,娇始终没有在战斗过程中坦白她的刺激,不过中间吃饭聊天的时候,她说:别人的老公,偷起来会有成就感,会有点愧疚,怕被人发现,反正就是又怕又想,很刺激,想想水水就流出来了。

总体来说,此次战斗刺激、惨烈、痛快,但也有些许遗憾,比如姿势尝试得不多,比如我本想把娇按到在窗台之上,拉开窗帘,背后抽送,让凡世众生都欣赏欣赏我日妇,可娇很是害羞,非但没有尝试后入,连窗帘都拉得密不透风,我还想在洗漱台操穴,可娇依旧不愿离开床榻……好在娇已同意下次再战,可尝试些其他体位,只能说慢慢调教吧。
另一遗憾就是娇还不同意录制影像,鉴于我与娇同处一个城市,且小孩在同班上学,所以录制影像的事预测会有难度,也且日且看吧。

【完】